現代化文明,每個重要都市的入口處、或是重要建築物的前面,都有一個獨特的造型建築,作為當地的「入口意象」的表徵;或乾脆簡稱為「地標」。這種宏偉而壯觀的造形藝術,不但豐富了視覺感受,更加美化市容、提升人文素養與意境的昇華;是現代化都市最大的特色。


這麼多引人入勝的造形藝術之中,最值得推薦的當然以「鋼雕」最為突出。例如元宵花燈,原本賞心悅目的造型,若要以冰冷、堅硬、又笨重的鋼鐵當材質,恐怕要讓所有的施工人員傻眼了,因為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
「鋼雕藝術工程」先要考慮原作品設計的複雜結構、與重心的穩定,還要兼顧施工的複雜、與面對材質的挑戰,才有可能雕刻出優美的線條、與力量的展現,最後終於創造出栩栩如生、充滿生命力的藝術品來;這不但是件困難重重的考驗,簡直就是「不可能的任務」。然而這種「不可能的任務」竟然有人能做到,那就是「偉揚藝術工程」的吳佳展先生,甚至連國際友人都嘆為觀止。


藝術工程牽涉到非常多元化的專業整合:從造型設計的美觀,到建築結構的科學,以及材料工程的專業,還有切割與銜接的智慧,還有施工程序的整合,最後加上光學與照明的修飾,形成偉大完美的終極藝術,成為美化社區、與都市的最重要角色。稱之為當代文化藝術的極緻表現並不過分。


眾所皆知的是,高雄這些年來變漂亮了。城市光廊、愛河河畔、高字塔、元宵花燈、及各地重要建築物「入口意象」的藝術工程展現,都是美化高雄的重要關鍵;而這些藝術工程的背後,正需要「偉揚藝術工程」這樣的幕後英雄。這不但是高雄人的榮耀,更是全國同胞的榮耀。